禹州佛緣七則之四:天寧寺,陽翟城內佛文化圣地
發表時間:2019-06-26 17:04   來源: 三都文化   作者:余世誠  點擊:

魏晉以后,在禹州城內西北隅,逐漸形成了一方占地上百畝的佛文化圣地,這里建有多座佛教寺院和古廟,一時成為古都神圣凈土之地。此地西端,早在北魏時期建有“天寧萬壽寺”,其后寺內供奉有宋、明皇帝的賜書。

 

唐代武則天大周年間,在此地東側又建起了前己述及的“善才寺”。宋淳化元年(990),在寺內又建“觀音院”。“天寧寺”內存有御書,崇高威嚴;“善才寺”內古碑林立,斯文幽深。兩寺東西相望,紅墻綠瓦,松柏巍巍,十分壯觀。

 

金末兩寺遭兵毀,元代重建。明嘉靖十年(1531)知州劉魁在“善才寺”址上重建禹王廟,清康熙十八年(1679)知州于國壁在廟前再建“古鈞臺”。

 

至此,“善才寺”、“天寧寺”、禹王廟、古鈞臺形成一體(大致在今禹州市職業學校園范圍),寺廟相聯,暮鼓晨鐘,香煙繚繞,盡顯夏都古韻。

 

但是,在舊中國淪為半封建半殖民地血與火的百多年間,這片圣潔之地,被踐踏得越來越凋零、破敗不堪。善才寺、觀音院早己泯滅,天寧寺只剩下了山門和汲汲可危的大殿,“禹王廟”變成了幾間破屋,“古鈞臺”成了一個破門洞……

 

野火燒不盡,春風吹又生。在這塊有豐厚文化積淀的土地上,至近現代成了禹州新文化繁榮發展的基地。

 

1946年在此成立了禹縣中學,后又在此成立禹師范,成千上萬的鈞臺學子從這里起步,成長為新中國的建設者和接班人,成長為工程師、科學家、教授、將軍……。僅我們這一輩余家大院十子孫而言,都曾在這里上學讀書。1949年大哥、三哥由此參軍參干,1951年四哥、五哥、六哥由此投筆從戎,1956年我也從禹縣中學畢業而后赴京求學。禹州這塊文化熱土培育了我們,使我們終生受益。

 

筆者1994年回母校在天寧寺大殿前留影

c罗目前总进球数20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