禹州佛緣七則之一:有“三個第一”美譽的潁川高僧朱士行
發表時間:2019-06-26 16:06   來源: 三都文化   作者:余世誠  點擊:

禹州者華夏文明發祥地之一也。

華夏文明具有很強的包容性和吸納性,勇于、善于包容和吸納域外優秀文化或外來文化的優秀成份,豐富和發展自己。

 

由此,作為華夏第一都的禹州(古稱陽翟、潁川、鈞州等),在與佛文化的融合方面,也走在了歷史的前頭,很早就與佛文化結下了很深的機緣,涌現了許許多多值得記懷的名人、名寺和故事。禹州在中國佛教史上有重要的歷史地位。

 

我們是唯物主義者,我們不信神。但佛學在華夏大地幾千年傳播中愈加中國化,佛學中有大學問。佛學精華許多己融入中華優秀傳統文化,對我們發生并繼續發生著影響。

 

天寧寺

禹州的許多佛文化古跡,在戰亂和動亂中被毀滅了,至民國時期還有53處,而今更加稀少。作為禹州老民,兒時對故鄉的許多記憶都與這些寺廟故事有關,令人難以忘懷。此僅選七則記之。


“三個第一”美譽的潁川高僧朱士行


發源于印度的佛教,兩漢后期傳入中原。公元68年漢明帝敕令在洛陽西雍門外興建僧院,取名"白馬寺"。此后的一百五十多年時間里,有許多西方僧人在此譯經講學,白馬寺成為當之無愧的中國第一譯經場。公元250年印度高僧曇柯迦羅來到白馬寺,此時佛教也從深宮走進了市井民間,入教戒律和僧團組織章程也已齊備。一條中土有緣人出家持戒修行的道路鋪就。

 

就在此時,朱士行出現了。許多佛學史書記載:朱士行,潁川人也,自幼聰慧好學,“志業清粹,氣韻明烈,堅正方直,勸沮不能移焉。少懷遠悟,脫落塵俗。”公元257年朱士行在洛陽出家,260年在白馬寺登壇受戒,成為漢土第一個出家沙門,第一個漢人和尚。士行此舉在中國佛學史上具有開創意義。

 

此外,朱士行還有更加偉大的兩個“第一”:

一他是在 中國開創“義學”的第一人。朱士行受戒以后,便以弘揚佛法為己任,在官方的資助下,開辦“義學”,向貧窮弟子教授文化,傳授佛經。所謂義學,也稱“義塾”,是中國舊時靠官款、地方公款或地租設立的蒙學,教育對象多為貧寒子弟。自朱士行始的這種免費入學的教育形式,至宋代有較大發展,一直延續至清末。

 

二他是中國西天取經的第一人。公元260年,亦即出家后的第三年,朱士行從雍州(陜甘邊境)出發,克服無數艱難險阻、饑渴病苦,穿過荒漠戈壁和千山萬水,徒步跋涉一萬一千多里,于在公元261年到達于闐國,赴“西天”取經。他出塞整整二十年終于飛取到了般若正品梵書《道行經》原本。士行抄錄此經后,隨即組扮商隊,巧妙地將經書運出于闐王城和國境,公元282年送達洛陽。然而,高齡的朱士行卻被留在于闐國內,直到他八十歲圓寂在了于闐。所以,朱士行不僅是我國佛教漢人第一僧,也是西行取經的第一人。他比法顯西天取經早了一百四十年,更比玄奘唐僧取經早了四百年。

 

禹州人應記住這位“三個第一”的潁川高僧。可是,本文作者在一些媒體上卻看到不少“朱士行就是豬八戒”、“豬八戒是禹州人”的俗言。老朽作了點考證:其一,唐宋以前的文獻記錄中,對這位高僧的姓名有記“朱士行”、“朱仕行”或“朱士衡”的,一律都是用其漢人姓名,都沒有“法號朱八戒”之說。因為在朱士行時代,漢人入佛門還沒有實行另取法號的規矩;漢人入佛門要改名換姓,以法號為名,則是自東晉釋道安高僧(314—385年),即士行圓寂后近百年才實行起來的規矩。

 

其二,有人給朱士行起了個法號“朱八戒”,是在他死后八百多年的事。那是到了宋代,浙江杭州飛來峰龍泓洞的浮雕造像題記中,稱朱士行法號為“朱八戒”。顯然,這是一個用漢姓“朱”、法號“八戒”拼在一起、不倫不類、不合規矩的名字。凡此說明,朱士行原本就不存在“朱八戒”這一法名,是八百年后一件浮雕造像強加于他的。

 

其三,又過了五百年,明代小說家吳承恩創作《西游記》,書中塑造了“豬八戒”藝術形象,于是,有人就把這個喜劇丑角加到了真實的“西天取經第一人”朱士行頭上。

 

其四,那么,這合不合《西游記》作者吳承恩的本意呢?吳承恩沒留下說明。嚴肅的學者有許多“豬八戒人物原型”的分析,魯迅認為豬八戒的形象是從中國古代神話傳說《搜神記》中“豬臂金鈴”故事演變而來,有學者認為是從佛經中“金色豬”故事演變來的,還有認為是影射朱元璋的,更有人說吳承恩的家鄉淮安有個二流子,名叫“朱八”,吳承恩是依“朱八”而塑造了豬八戒。這些說法,或多或少都可與吳承恩的創作沾點邊兒,唯獨把“豬八戒”與朱士行掛鉤則毫無道理。筆者曾著長文,對那種“朱士行是豬八戒”牽強附會的輕膚文字,諸條進行了澄清,引禹州佛教界熱烈反響,并得到了少林寺方仗釋永信的關注。

 

2015年釋永信大和尚在閱讀拙文《朱士行與豬八戒無涉》

c罗目前总进球数201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