雁飛之地尋子房
發表時間:2019-06-25 10:21   來源: 三都文化   作者:姚建平  點擊:

張良洞風景區位于禹州市城北潁河岸邊。貌似一只振翅翱翔的鴻雁,是張良年少時求學問道之地。


 


張良正是從這里走向政治舞臺,成就他運籌帷幄,決勝千里的宏才大略。他的一生就是鴻雁的一場遠行和回歸,因而得名雁飛之地。

張良洞遠景


潁水日夜奔流。在張良洞前拐了一個彎,形似美麗的彎月,名喚月潭。


兩千多年后的今天,當你漫步風景如畫的潁河湖之濱。跨過玲瓏的漢白玉張良橋。來到碧波蕩漾的月潭,東流的潁河似乎在這里停頓了一下。像是向謀圣張良致意。靜水流深,沉淀了多少謀圣軼事,耐人尋味。

這個既幫劉邦謀得天下又幫自己謀得逍遙的謙謙君子,有著絕世的超然。那種優游淡泊,進退自如,超然物外,善始善終的境界。古往今來,幾人能比?

 

若在月下前來,燈火闌珊中想象著那羽扇綸巾的少年會不會隔著時空夜讀兵法 ,對影沉思?

若在雪后而至,那獨釣寒江雪的老者會不會就是子房的化身?


生逢亂世,少而失家成為游俠。博浪沙刺秦的膽識讓天下人震驚。下邳相遇,成就歷史上最偉大的君臣合作。幾件驚世駭俗的業績貫穿了張良的宦游生涯。

明燒棧道,暗度陳倉。鴻門宴,楚河漢界,四面楚歌。他為劉邦謀得了天下,也為自己營造了不可逾越的政謀高峰。


鴻門宴


在特定的歷史時期將自己的文韜武略發揮得淋漓盡致。功成名就,他急流勇退。此刻,他需要的不是封侯賞地,不是金玉滿堂。他要的是返璞歸真的自由,白云深處的灑脫,不問世事的悠閑,閑云野鶴般的自在。

他是明智的。他深知羽翼豐滿的劉邦已經能獨自掌控大漢帝國。“蕭規曹隨”使帝國漸漸興盛富足。他可以安心的云游四方,去實現他的逍遙人生。等功名于物外,置榮利而不顧。從容無咎地歸隱山林,是他的宿命。


 

亂世的天下就如子房眼前的一盤棋。 他運籌帷幄之中,決勝千里之外。他親手參與締造的帝國不動聲色地完成神話劉邦的歷史性任務。在某種意義上說,是張良塑造了劉邦。力挽狂瀾,推進了歷史的進程,救百姓于水火。歷代史學家無不傾墨以書他的深謀遠慮。

他是一個軍事家,但不曾掌握軍權。他是一個政治家,卻不曾掌握國家的行政。謙抑自守。北宋政治家王安石詩云:漢業存亡俯仰中,留侯對此每從容。

一個歷經戰亂的靈魂,深知和平統一對于民族的意義。張良站在歷史的高度,夙夜憂嘆,如履薄冰。駕馭著那個特殊的歷史時期。步步驚心的朝著既定目標邁進。每一步都關系著大漢帝國的成敗。


當歲月染霜,清笛吹寒,功成名就的張良需要自然的撫慰。他歸隱山林,修道辟谷。時光,把一個少年游俠雕塑成不食人間煙火的隱者。愿棄人間事,云游山水間。這正是他的過人之處。急流勇退得以善始善終。

兩千年來,潁水之濱的神話,吸引著無數顆探究的心。拜謁子房的人絡繹不絕,香火長旺。


立于張良洞前,遠攬三峰起舞,俯臨潁水奏樂。

清風一頁頁翻起漢書,三寸舌為帝者師,封萬戶侯,此布衣之極,于良足矣。

楚漢勝負,如南柯一夢。張良從夢中醒來,獨步山林,如流云般自由。

c罗目前总进球数2013